《二十二》背后的故事,由这位武侯导演为你讲述……

摘要: 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。

08-31 19:21 首页 武侯发布

WH ? 微言

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。


 

最近,一位出生于武侯区的导演

带着他的作品,走进了大众的视野

《二十二》

中国幸存“慰安妇”生活现状纪录电影


电影自定档8月14日【世界“慰安妇”纪念日】以来便倍受关注,上映后,以深沉厚重的历史内涵和满满的拍摄诚意,迎来好评如潮。


除了影迷的支持,也受到了社会各界力量的力挺。共青团中央、人民日报、紫光阁等官方平台,毒舌电影、独立鱼电影、vista看天下、澎湃新闻、看电影周刊、中国青年报、中国慈善家等众多媒体,全国50多家影院主动点映支持,近日,更是获得了cctv13央视新闻频道《新闻周刊》栏目的专题报道支持。


这部首日排片仅有1%的纪录电影,通过各方明星、媒体和网友们的自发声援,上映6日票房已破亿。


而这部片子背后的掌镜人——武侯导演郭柯,他的故事也被更多的人知晓。

旷课、打架、成绩不佳

 郭导当年很顽劣 

 

郭柯,成都人,喜欢李伯清,喜欢“冲壳子”。1980年9月18日出生于成都武侯区,小学就读于凉水井小学,初中就读于成都第15中学。由于幼年时父母离异,郭柯可以说是奶奶带大的,他对老年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。上初中时的郭柯可谓极其顽劣,成绩不佳、旷课、打群架……各种“学渣”在学校里能做的事,他都做了个遍。被老师和学校教导处主任请家长,那更是“家常便饭”。

 

对于以前的种种,郭柯说:“就像在做梦一样,少年时的顽劣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如今,每年同学聚会,我都会给以前打过架的同学道歉。坐在一起吃饭喝酒,说起以前干的那些傻事,觉得好久远。现在想来,或许那就是成长的一个过程。”

 

拿掉拍摄技巧、只是平静陪伴

 95分钟里没有节奏 

 

在《二十二》刚开始拍摄时,郭柯会运用各种摄影技巧,还会要求老人配合摄影机进行走位。后来他觉得这样是对老人极大的不尊重。“我是奶奶带大的,打小就和老人有天然的亲近。我拍摄的时候,就觉得自己有能力比别的导演更能挖掘出她们身上的故事,但是越是往下拍越是觉得这样不对。如果镜头前的老人是你的家人,你会问她那些让她伤痛的问题吗?于是我们不再问,只是平静地陪伴她们,像她的家里人一样陪在她们身边和她聊天,聊聊她感兴趣的话题。几天过后她自己却找到我们,说出了以前的事。我们把镜头架得远远地,尽量不打扰她们的生活。她们说,我们就记录下来,她们不说,我们也不追问。”郭柯说。


《二十二》和郭导的故事看完了

是不是觉得咱们武侯人才辈出

那么,这个周末

和您的家人一起走进影院

去欣赏这部诚意之作

支持这位武侯导演

听他用缓慢安静的镜头语言

诉说一段历史,记录她们的人生


觉得不错,请点赞↓↓↓



首页 - 武侯发布 的更多文章: